中唱中唱
出版物
您目前在:
首頁 戲曲曲藝 北昆名家——侯永奎、韓世昌、白云生、馬祥麟老唱片選集

北昆名家——侯永奎、韓世昌、白云生、馬祥麟老唱片選集

曲目賞析

一.專輯介紹

昆曲是明朝中葉至清代中葉戲曲中影響最大的聲腔劇種,很多劇種都是在昆劇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它是中國戲曲史上具有最完整表演體系的劇種,它的基礎深厚,遺產豐富,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高度發展的成果,在中國文學史、戲曲史、音樂史、舞蹈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昆曲的表演,有它獨特的體系、風格,它最大的特點是抒情性強、動作細膩,歌唱與舞蹈的身段結合得巧妙而和諧。在語言上,該劇種原先分南曲和北曲:在語音方面南曲有入聲,南昆以蘇州白話為主,北昆以大都韻白和京白為主。在音樂方面南曲只有五聲音階,沒有半音,北曲則是七聲音階。

北昆是一種古老的傳統戲曲劇種,流行于北京市和河北省各地。約有一百余年歷史。它與南昆同源而異流,是昆曲在北京的支派之一。清代中葉,昆曲在北京衰落后,部分流落到冀中地區的昆弋班演員和當地弋腔(高腔)班社相結合,在演出過程中,逐漸形成了北方昆曲的藝術特點,北昆的唱、白基本上用北方語音,北昆以前多在農村里演唱。受高腔的影響,所以北昆在表演上,“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”的粗獷氣派很濃重。由于長期在鄉鎮與弋腔同臺演出,受當地生活習俗、風土人情和民間藝術的影響,形成了北方昆曲的特色:開朗、豪邁、粗獷的藝術風格以及在演出中散發著樸實、濃郁的鄉土氣息,受到廣大農民群眾的歡迎。
冀中平原是北方昆曲藝術的搖籃。

1935 年錄制的昆戈腔代表人物韓世昌、白云生、侯永奎、馬祥麟四人的唱腔是北昆近代發展歷程中的重要歷史錄音資料。1957 年北方昆曲劇院在北京成立,韓世昌任院長,白云生等任副院長。侯永奎任教員、藝委會副主任。韓世昌、白云生、侯永奎、馬祥麟作為北方昆劇院的代表人物和昆曲表演大師,為北方昆曲劇院的建立和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追溯唱腔發展源流,作為1949 年前北昆代表人物錄音資料首次集合出版的《北昆名家——
侯永奎、韓世昌、白云生、馬祥麟老唱片選集》便體現出它在文化遺產傳承方面的關鍵作用,成為我們研究昆戈腔的歷史以及變遷發展歷程的珍貴資料。

 

二.表演者介紹

    侯永奎(1911~1981),北方昆曲表演藝術家。直隸(今河北)饒陽人。幼年從師學藝,工武生。十五歲登臺。1928 年赴日本演出昆劇。后參加榮慶社,演出于京津一帶。建國后,任北方昆曲劇院教員、藝委會副主任。以演《林沖夜奔》《單刀會》《武松打虎》《虎牢關》等戲著稱。

    韓世昌(1898~1976),北方昆曲表演藝術家,工旦,河北高陽人。幼年搭慶長班從白云亭、王益友學藝,初習武生,后改正旦、貼旦及小旦。1917 年在北京組榮慶社,拜吳梅、趙子敬為師,也曾師從吳畹卿。在音律、唱法及表演上日益精進。1928 年東渡日本 ,在東京、京都、大阪等地演出,并觀摩能樂等日本古典劇藝。1957 年北方昆曲劇院正式成立,韓世昌任任院長。代表作有《鬧學》《刺虎》《癡夢》等。

    白云生(1902~1972),北方昆曲表演藝術家,祖籍河北白洋淀。幼年在高陽昆
曲班學藝。初習旦角,后改習小生。曾與韓世昌合作多年。1930年拜程繼先為師習京劇小生,并隨陳喜才習武功。曾與梅蘭芳、韓世昌合作演出《游園驚夢》。代表作有《八大錘》《群英會》《朱仙鎮》等。

    馬祥麟(1913~1994),原名馬祥瑞,直隸(今河北)高陽人,工旦。幼年隨父學昆劇,十三歲登臺,后在京津一帶演出。祥麟幼隨父跟班學藝,刻苦練功。十三歲在班中演《昭君出塞》等昆旦正戲,隨班巡回演于冀中各縣。1933 年春夏間開始以“馬祥麟”之名擔任昆弋慶生社旦腳主演之一,被觀眾譽為“后起之秀”。擅長劇目有《借扇》《思凡》《刺虎》等。1957 年 6 月北方昆曲劇院成立,任院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兼導演組組長,亦是該院主要演員之一,在院中主要從事導演和教學工作。

 

三.專輯目錄

1-4. 《長生殿·小宴》  白云生、韓世昌

5-6. 《紫釵記·折柳》  白云生、韓世昌

7-8《寶劍記·夜奔》   侯永奎

9-10.《青塚記·昭君出塞》  馬祥麟

 

四.曲目唱詞

1-4.《長生殿·小宴》 白云生飾唐明皇(生)、韓世昌飾楊貴妃(旦)

《長生殿》是清初劇作家洪昇創作的傳奇(戲劇),共二卷。該劇定稿于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)。全劇共五十出。前半部分寫唐明皇、楊貴妃,長生殿盟誓,安史亂起,馬嵬之變,楊貴妃命殞黃沙的經過。后半部分大都采自野史傳聞,寫安史亂后玄宗思念貴妃,派人上天入地,到處尋覓她的靈魂;楊貴妃也深深想念唐明皇,并為自己生前的罪愆懺悔。他們的精誠感動了上天。在織女星等仙人的幫助下,終于在月宮中團圓。

 

1.(生旦)【粉蝶兒】天淡云閑,列長空,數行新雁。御園中, 秋色斕斑,柳添黃,蘋減綠,紅蓮脫瓣。一抹雕欄,噴清香,桂花初綻。(丑)奴婢高力士接駕,請萬歲爺娘娘下輦,萬歲。

 

2.(生旦)【南泣顏回】攜手向花間,暫把幽懷同散。涼生亭下,風荷映水翩翻。(旦)愛桐陰靜悄,碧沉沉。(生旦)并繞回廊看,戀香巢秋燕依人,勝銀塘鴛鴦蘸眼。

 

3.(生)【石榴花】不勞您玉纖纖高捧禮儀煩,只待借小飲對眉山。 俺與你淺斟低唱互更番,三杯兩盞,遣興消閑。(旦)陛下請。(生 ) 妃子請。(旦)干。(生)干。(生)妃子今日雖是小宴,倒也清雅。(旦)便是。(生)回避了御廚中,回避了御廚中烹龍炰鳳堆盤案,咿咿啞啞樂聲催趲。只幾味脆生生,只幾味脆生生蔬和果清肴饌,雅稱你仙肌玉骨美人餐。(旦)陛下請。(生)妃子請。(旦)干。(生)干。

 

4.(生)啊,妃子,朕和你清游小飲,那些梨園舊曲都不耐煩聽他。記得那年在沉香亭賞牡丹,召翰林李白草《清平詞》三首,命李龜年度成新譜,其詞甚佳。不知妃子可還記得否?(旦)妾還記得。(生)好,為朕歌之。(旦)領旨。(生)待朕按板。(旦)【泣顏回】花繁秾艷想容顏,云想衣裳光璨,新妝誰似,可憐飛燕嬌懶。名花國色,笑微微常得君王看。(生)哈哈哈。(旦)向春風解釋春愁,沉香亭同倚闌干。(生)啊哈哈。

 

5-6.《紫釵記·折柳》  白云生飾霍小玉(旦)、韓世昌飾李益(生)

《紫釵記》是 16 世紀中國明代杰出戲劇家湯顯祖的“臨川四夢”中的第一夢(其他三夢:《牡丹亭》《邯鄲記》和《南柯記》),取材于唐代蔣防的《霍小玉傳》。其主要情節為:才子李益元宵夜賞燈,遇才貌俱佳的霍小玉,兩人一見傾心,隨后以小玉誤掛梅樹梢上的紫釵為信物,喜結良緣。不久李益高中狀元,但因得罪欲招其為婿的盧太尉,被派往玉門關外任參軍。李益與小玉灞橋傷別。后盧太尉又改李益任孟門參軍,更在還朝后將李益軟禁在盧府。小玉不明就里,痛恨李益負心。黃衫客慷慨相助,使兩人重逢。于是真相大白,連理重諧。該劇熱情謳歌了愛情的真摯與執著,深刻揭露了強權的腐敗與丑惡。

 

5.(旦)李郎。(生)啊,夫人,出門何意向邊州。(旦)匹馬今朝不少留。(生)寂寞關山何日盡。(旦)斷腸絲竹為君愁。李郎。(生)夫人,今日雖然壯行,難教妾不悲怨。這是霸橋,且待妾折柳樽前,一寫陽關之思。(生)多謝夫人。(旦)浣紗。(貼)有。(旦)看酒。(貼)有。(旦)【寄生草】怕奏陽關曲,生寒渭水都。是江干桃葉凌波渡,汀州草碧粘云潰。這河橋柳色迎風訴,這柳啊纖腰倩作綰人絲,可笑他自家飛絮渾難住。

 

6.(生)啊夫人,想昨夜呵。(么篇)倒鳳心無阻,交鴛畫不如。 衾窩宛轉春無數,花心歷亂魂難駐,陽臺半霎云何處。起來鸞袖欲分飛,問芳卿為誰斷送春歸去?(旦)李郎,妾有淚珠千點,沾君袖也。(生)咳,可憐。(旦)這淚呵。(么篇)慢點懸清目,殘痕界玉姿。冰壺迸裂薔薇露,欄桿碎滴梨花雨,珠盤濺濕紅綃霧。怕層波溜溢粉香渠,這袖呵,輕胭染就湘文筋。

 

7-8.《寶劍記·夜奔》      侯永奎飾林沖

    《夜奔》,又名《林沖夜奔》,昆曲傳統武生戲,是明代李開先《寶劍記》傳奇中的一折。取材于《水滸傳》,描寫林沖受到高俅迫害后,亡命水泊梁山途中的經歷。《夜奔》既講究唱工又講究做工,身段極其繁復,并且整出戲都是邊舞邊唱。幾乎每個字都有身段,要求演員一招一式不得含糊,而且需要滿宮滿調地唱昆腔,這對表演者的表演技術和功力要求很高。戲曲界有“男怕夜奔,女怕思凡”的說法,言該劇的難度之大。

 

7.【折桂令】實指望封侯也那萬里班超,到如今生逼作叛國黃巾,做了背主黃巢。恰便似脫鞲蒼鷹,離籠狡兔,摘網騰蛟。救國難誰誅正卯?掌刑罰難得皋陶。似這鬢發焦梢,行李蕭條。此一去博得個斗轉天回,高俅!管叫你海沸山搖。

 

8.【沽美酒】懷揣著雪刃刀,懷揣著血染刀,行一步哎呀哭,哭號啕, 急走羊腸去路遙。天,天哪!且記得明星下照,一霎時云迷霧罩,忽喇喇風吹葉落。震山林聲聲虎嘯,又聽得哀哀猿叫。俺呵!走得俺魂飛膽消,似龍駒奔逃。呀!百忙里走不出山前古道。【收 江南】呀!又聽得烏鴉陣陣泣松梢,數聲殘角斷漁樵。忙投村店伴寂寥,想親幃夢杳,想親幃夢杳,顧不得風吹雨打度良宵。(煞尾)一宵兒奔走荒郊,殘性命掙出一條。到梁山借得兵來,高俅哇高俅!定把你奸臣掃!

 

9-10.《青塚記·昭君出塞》  馬祥麟飾王昭君

     《青塚記·昭君出塞》是清代錢德蒼編纂的《綴白裘》第六集中所收錄的《青塚記·送昭》的一部分。實際演出時常演唱【山坡羊】【竹枝詞】【楚江吟換頭】【牧羊關】【黑麻序】五支曲,且常常只有五旦所飾的王昭君一人演唱,付、丑則負責做工或是插科打諢。

 

9.【梧桐雨】別離淚漣,怎忍舍漢宮帝輦。無端歹賊弄朝權,漢劉王忒煞弱軟。文官濟濟全無用,就是那,就是那武將森森也是枉然。卻教奴紅粉去和番。臣僚呵,于心怎安,于心怎安!

 

10.【山坡羊】王昭君一似海枯石爛,手挽著金鑲玉嵌的琵琶兒一面。俺這里便思劉想漢,眼睜睜,眼睜睜盼不到南來雁,呵呀,雁來了。呵呀,雁兒呀。你與我把書傳,你與我多多拜上劉王天子,恁道昭君要見也是不得見。恨只恨毛延壽誤寫丹青,教奴家紅顏親自去和番。

 

 

相關出版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