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陵王 春恨

[宋] 張元干
卷珠箔。朝雨輕陰乍閣。闌干外,煙柳弄晴,芳草侵階映紅藥。東風妒花惡。吹落。梢頭嫩萼。屏山掩,沈水倦熏,中酒心情怕杯勺。
尋思舊京洛。正年少疏狂,歌笑迷著。障泥油壁催梳掠。曾馳道同載,上林攜手,燈夜初過早共約。又爭信漂泊。
寂寞。念行樂。甚粉淡衣襟,音斷弦索。瓊枝璧月春如昨。悵別后華表,那回雙鶴。相思除是,向醉里、暫忘卻。
分類標簽: 宋詞三百首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詞題“春恨 ”,在宋黃昇《花庵詞選》中為“春游 ”,實際上是作者親身經歷喪亂之痛,借以寄托對國事的憂愁與痛苦。全詞分為三片,意脈貫通。明吳從先《草堂詩余雋》引李攀龍云:“上是酒后見春光,中是約后誤佳期,下是相思如夢中 。”從整篇詞的結構而言 ,這樣理解是可以的,但還只是表面的理解。
如果透過含蓄曲折的筆墨,從表面深入到內部,就會發現詞人在南渡以后所渡過的黍離之悲,所以不能僅僅拘泥于“春恨”。
詞的開頭“卷珠箔 ”二句,點出了環境 。“乍閣”,即初停。這是化用王維《書事》“輕陰閣小雨”句意。一個春日的清晨,詞人登樓卷起了珠簾,窗外看去綿綿的陰雨剛剛停止,和煦的陽光已照樓臺。外面一片溫暖全詞的情與景由此生發鋪展 。“闌干外”以下寫從樓上眺望的種種景象:如煙的柳條,在晴光中搖曳;階下綠油油的青草,映襯著芍藥,呈現出一派生機盎然的春意 。好一派詩情畫意“ 煙柳弄晴”,并非專門詠柳,目的是挑起詞人的情思 。折柳送別,
在漢唐以來已形成了一種社會風俗。周邦彥的著名詞篇《蘭陵王 》:“柳陰直,煙里絲絲弄碧”,就是借詠柳而抒別情。眼前的柳絲依依有情,似乎又矣筆俱有送別之態。緊接“東風”二句陡轉,出現另一種物景。強勁的東風把剛長出來的花吹落了,烘托出一種凄然傷神的氣氛。“屏山掩”三句,與上文的所見相回應,由景生情,實寫詞人當時的心境 。“屏山 ”即屏風。
“沉水 ”,即沉香 。“中酒”即著酒。這里寫出詞人怕飲酒的心理狀態,蘊含著復雜的思想感情。
第二片追憶過去游樂的情景。換頭“尋思舊京洛”,承上轉下,從現在的傷春傷別,很自然地回想起過去在汴京的游樂情景。“京洛”,洛陽,東周、后漢兩朝皆建都洛陽,故稱“京洛”,這里地是指京師即國都,借指汴京。作者在《次友人寒食書懷韻二首》中寫過:“往昔升平客大梁,新煙燃燭九衢香。車聲馳道內家出,春色禁溝宮柳黃。陵邑只今稱虜地,衣冠誰復問唐裝。傷心寒食當時事,夢想流鶯下苑墻 。”詩中所寫思念故國的悲傷心情,與詞作者主旨是一致的。不過詞的寫法較詩而言比較含蓄婉轉 。一個“舊”字,蘊含著多么深刻的時代意念。宋翔鳳在《樂府余論》中說 :“南宋詞人系心舊京,凡言歸路,言家山,言故國,皆恨中原隔絕 。”這里思念“舊京洛 ”,正是中原被占的遺恨中引起下文“往昔升平客大梁”的游東情景,更增添離別之悲 。“正年少疏狂”三句,詞人想起當年在汴京放蕩不羈的生活。白居易詩 :“疏狂屬年少 。”少年時征歌選色,外出游春的車馬已準備好,只是催促著好趕快梳妝打扮。油壁車,女子所乘 ;“催梳掠”,其中有女子同行。“曾馳道同載”三句 ,專寫游賞,但不專注一時一事。馳道,即御道,皇帝車馬所經過的道路。上林,秦漢時期為皇帝的花園,這里借指汴京的園林 。“收燈畢,都人爭先出城探春 ”(《東京夢華錄》卷六),這是“燈夜初過早共約 ”的注腳 。同載、攜手、共約,情事如見,都是“年少疏狂”的事。至此,一筆寫來,都是熱鬧歡快的氣氛。可是,緊接著“又爭信飄泊 ”!突然結束了上面的回憶,似斷又續,極盡頓挫之妙。這使人仿佛從夢幻意識中回到清醒的現實,感情起伏,跌宕之中透露了作者的真情 。“爭”同“怎 ”。詞人怎么能料想到昔日歌舞升平商業繁華的汴京,如今已落到金兵的手中,而自己又過著逃難的飄泊生活。這種悲哀從上面的歡快和暢的景象中顯露出來,以歡愉的情調映襯離別后的孤寂,更顯得凄楚難忍。
第三片從回憶轉寫別后思念之情,主要抒寫離恨之情 。“寂寞,念行樂”以下,緊承上文的“疏狂”到“飄泊”而來,注入了對舊人的深切懷念之情。“甚粉淡衣襟”三句,是想像她已擺脫了歌女生涯,而美貌依然 。“瓊枝璧月春如昨”一句,本是南朝陳宮中狎客為贊美張麗華、孔貴嬪等容貌而寫的詩句“璧月夜夜滿,瓊樹朝朝新”,見《陳書·張貴妃傳》。這三句,懷念舊人,同時也是懷念故都 ,寫得迷離惝恍,而寓意于其中也可尋得。以下轉入別恨與相思 。“悵別后華表”二句,借用典故,抒發人間淪桑之變,好景不長的深慨。傳為陶淵明潛作的《搜神后記 》載,遼東人丁令威,學道于靈虛山,后化鶴歸遼,落于城門華表柱上,言曰 :“有鳥有鳥丁令威,去家千年今始歸;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學仙冢累累?”此二句用“悵”字領起,寄意深刻,語更明了而又委婉含蓄。
結末“相思除是”二句,用口語寫情,感情委婉真摯。“除是 ”,除非是的省略。這里詞人把多少不敢直接說出的別恨,統統傾注在酒杯里,痛飲盡醉忘去那些恩恩怨怨 。“向醉里、暫忘卻 ”,猶如眾流歸海,不僅感情深厚,而且“辭盡意不盡 ”,言外之意含有眷念故國的無窮隱痛。這與李清照《菩薩蠻 》“故鄉何處是?忘了除非醉”的情意相近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這首抒發愛國思想的詞作,寫得情韻兼勝,委婉真切,代表了作者的另一種風格 ——即婉約的風貌。
在藝術技巧上充分顯示出組織結構的嚴謹 。全詞上、中、下三片,從眼前傷春到追憶往昔,再轉入現實相思,有鋪排,有轉折 ,環環相扣 ,逐層深入,并用“別恨”一氣貫串。尤其是過片處意脈連貫,情致婉轉曲折。其次是寓別恨之情于清曠的境界之中,使整首詞的詞境顯得既沉郁又婉麗。
相關詩詞
1
[宋]
李清照

《菩薩蠻·風柔日薄春猶早》

風柔日薄春猶早,
夾衫乍著心情好。
展開全文
睡起覺微寒,
梅花鬢上殘。
故鄉何處是?
忘了除非醉。
沈水臥時燒,
香消酒未消。
收起
2
[宋]
周邦彥

《蘭陵王 柳》

柳陰直,煙里絲絲弄碧。
隋堤上,曾見幾番。
展開全文
拂水飄綿送行色。
登臨望故國,誰識京華倦客?
長亭路,年去歲來,應折柔條過千尺。
閑尋舊蹤跡,又酒趁哀弦,燈照離席。
梨花榆火催寒食。愁一箭風快,半篙波暖。
回頭迢遞便數驛,望人在天北。
凄惻,恨堆積。
漸別浦縈回,津堠岑寂,斜陽冉冉春無極。
念月榭攜手,露橋聞笛。
沉思前事,似夢里,淚暗滴。
收起
3
[唐]
白居易

《代書詩一百韻寄微之》

憶在貞元歲,初登典校司。
身名同日授,心事一言知。
展開全文
[貞元中,與微之同登科第,俱授秘書省校書
郎,始相識也。]
肺腑都無隔,形骸兩不羈。
疏狂屬年少,閑散為官卑。
分定金蘭契,言通藥石規。
交賢方汲汲,友直每偲偲。
有月多同賞,無杯不共持。
秋風拂琴匣,夜雪卷書帷。
高上慈恩塔,幽尋皇子陂。
唐昌玉蕊會,崇敬牡丹期。
[唐昌觀玉蕊,崇敬寺牡丹,花時多與微之有
期。]
笑勸迂辛酒,閑吟短李詩。
[辛大丘度,性迂嗜酒;李二十紳,形短能詩。
故當時有迂辛短李之號。]
儒風愛敦質,佛理尚玄師。
[劉三十二敦質,雅有儒風;庾七玄師,談佛
理有可賞者。]
度日曾無悶,通宵靡不為。
雙聲聯律句,八面對宮棋。
[雙聲聯句,八面宮棋,皆當時事。]
往往游三省,騰騰出九逵。
寒銷直城路,春到曲江池。
樹暖枝條弱,山晴彩翠奇。
峰攢石綠點,柳宛曲塵絲。
岸草煙鋪地,園花雪壓枝。
早光紅照耀,新溜碧逶迤。
幄幕侵堤布,盤筵占地施。
征伶皆絕藝,選伎悉名姬。
鉛粉凝春態,金鈿耀水嬉。
風流夸墮髻,時世斗啼眉。
[貞元末,城中復為墮馬髻、啼眉妝也。]
密坐隨歡促,華樽逐勝移。
香飄歌袂動,翠落衫釵遺。
籌插紅螺碗,觥飛白玉卮。
打嫌調笑易,飲訝卷波遲。
[拋打曲有《調笑令》,飲酒曲有《卷白波》。]
殘席喧嘩散,歸鞍酩酊騎。
酡顏烏帽側,醉袖玉鞭垂。
紫陌傳鐘鼓,紅塵塞路歧。
幾時曾暫別?何處不相隨?
茌苒星霜換,回還節候催。
兩衙多請假,三考欲成資。
運啟千年圣,天成萬物宜。
皆當少壯日,同惜盛明時。
光景嗟虛擲,云霄竊暗窺。
攻文朝矻矻,講學夜孜孜。
策目穿如札,毫鋒銳若錐。
[時與微之結集策略之目,其數至百十。]
[時與微之各有纖鋒細管筆,攜以就試,相顧
輒笑,目為毫錐。]
繁張獲鳥網,堅守釣魚坻。
[謂自冬至夏,頻改試期,竟與微之堅持制試也。]
并受夔龍薦,齊陳晁董詞。
萬言經濟略,三策太平基。
中第爭無敵,專場戰不疲。
輔車排勝陣,掎角搴降旗。
[并謂同鋪席、共筆硯。]
雙闕紛容衛,千僚儼等衰。
[謂制舉人欲唱第之時也。]
恩隨紫泥降,名向白麻披。
既在高科選,還從好爵縻。
東垣君諫諍,西邑我驅馳。
[元和元年同登制科,微之拜拾遺,予授周至尉。]
在喜登烏府,多慚侍赤墀。
[四年,微之復拜監察,予為拾遺、學士也。]
官班分內外,游處遂參差。
每列鹓鸞序,偏瞻獬豸姿。
簡威霜凜冽,衣彩繡葳蕤。
正色摧強御,剛腸嫉喔咿。
常憎持祿位,不擬保妻兒。
養勇期除惡,輸忠在滅私。
下鞲驚燕雀,當道懾狐貍。
南國人無怨,東臺吏不欺。
[微之使東川,奏冤八十余家,詔從而平
之,因分司東都。]
理冤多定國,切諫甚辛毗。
造次行于是,平生志在茲。
道將心共直,言與行兼危。
水暗波翻覆,山藏路險巇。
未為明主識,已被幸臣疑。
木秀遭風折,蘭芳遇霰萎。
千鈞勢易壓,一柱力難支。
騰口因成痏,吹毛遂得疵。
憂來吟貝錦,謫去詠江蘺。
邂逅塵中遇,殷勤馬上辭。
賈生離魏闕,王粲向荊夷。
水過清源寺,山經綺季祠。
心搖漢皋佩,淚墮峴山碑。
[并途中所經歷者也。]
驛路緣云際,城樓枕水湄。
思鄉多繞澤,望闕獨登陴。
林晚青蕭索,江平綠渺彌。
野秋鳴蟋蟀,沙冷聚鸕鶿。
官舍黃茅屋,人家苦竹籬。
白醪充夜酌,紅粟備晨炊。
寡鶴摧風翮,鰥魚失水鰭。
暗雛啼渴旦,涼葉墮相思。
[此四句兼含微之鰥居之思。]
一點寒燈滅,三聲曉角吹。
藍衫經雨故,驄馬臥霜羸。
念涸誰濡沫?嫌醒自啜醴。
耳垂無伯樂,舌在有張儀。
負氣沖星劍,傾心向日葵。
金言自銷鑠,玉性肯磷緇?
伸屈須看蠖,窮通莫問龜。
定知身是患,當用道為醫。
想子今如彼,嗟予獨在斯。
無憀當歲杪,有夢到天涯。
坐阻連襟帶,行乖接履綦。
潤銷衣上霧,香散室中芝。
念遠緣遷貶,驚時為別離。
素書三往復,明月七盈虧。
[自與微之別經七月,三度得書。]
舊里非難到,余歡不可追。
樹依興善老,草傍靜安衰。
[微之宅在靜安坊西,近興善寺。]
前事思如昨,中懷寫向誰?
北村尋古柏,南宅訪辛夷。
[開元觀西北院,即隋時龍村佛堂,有古柏一
株,至今存焉。微之宅中有辛夷兩樹,常與
微之游息其下。]
此日空搔首,何人共解頤?
病多知夜永,年長覺秋悲。
不飲長如醉,加餐亦似饑。
狂吟一千字,因使寄微之。
收起
4
[唐]
王維

《書事》

輕陰閣小雨,深院晝慵開。
坐看蒼苔色,欲上人衣來。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