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院二小松

[唐] 李群玉
一雙幽色出凡塵,數粒秋煙二尺鱗。
從此靜窗聞細韻,琴聲長伴讀書人。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  在我國古典詩歌中,或將蒼松聯想為飛龍,或賦貞松以比君子,這類詩篇數量不少。而李群玉的這首詩,卻別開生面,是其中富于獨創性而頗具情味的一首。

  第一句是運用絕句中“明起”的手法,從題目的本意說起,不旁逸斜出而直入本題。句中的“一雙”,點明題目中的“二小松”。這一句,有如我國國畫中的寫意畫,著重在表現兩株小松的神韻。詩人用“幽色”的虛摹以引起人們的想象,以“出凡塵”極言它們的風神超邁,不同凡俗。如果說這一句是意筆,或者說虛寫,那么,第二句就是工筆,是實寫。“數粒秋煙”,以“秋煙”比況小松初生的稚嫩而翠綠的針葉,這種比喻是十分新穎而傳神的,前人似乎沒有這樣用過;而以“粒”這樣的量詞來狀寫秋煙,新奇別致,也是李群玉的創筆,和李賀的“遠望齊州九點煙”的“點”字、有同一機杼之妙。張揖《廣雅》:“松多節皮,極粗厚,遠望如龍鱗。”詩中的“二尺鱗”,一方面如實形容松樹的外表,其中的“二尺”又照應前面的“數粒”,切定題目,不浮不泛,點明并非巨松而是“小松”。首二句,詩人扣緊題目中的“二小松”著筆,寫來情味豐盈,以下就要將“二小松”置于“書院”的典型環境中來點染了。

  在詩人們的筆下,松樹有遠離塵俗的天籟,如儲光羲《石子松》詩的“冬春無異色,朝暮有清風”,如顧況《千松嶺》詩的“終日吟天風,有時天籟止。問渠何旨意,恐落凡人耳”。“從此靜窗聞細韻”,李群玉詩的第三句可能從前人詩句中得到過啟發,但又別開生面。庭院里的兩株小松,自然不會松濤澎湃,天籟高吟,而只能細韻輕送了。“細韻”一詞,在小松的外表、神韻之外,又寫出它特有的聲音,仍然緊扣題旨,而且和“靜窗”動靜對照,交相映發。“琴聲長伴讀書人”,結句的“琴聲”緊承第三句的“細韻”,并且將它具象化。“長伴讀書人”,既充分地抒發了詩人對小松愛憐、贊美的情感,同時也不著痕跡地補足了題目中的“書院”二字。這樣,四句詩脈絡一貫,句連意圓,構成了一個新穎而和諧的藝術整體。

  松樹是詩歌中經常歌詠的題材,容易寫得落套,而此詩卻能翻出新意,別具情味,這就有賴于詩人獨到的感受和寫新繪異的藝術功力了。

  (李元洛)
頂部